一分彩

  • 书库
  • 我的书架
  • 最近更新
  • 收藏一分彩
  • 排行
  • 您的位置:一分彩>>其它小说>>我和白娘子有个约会>> 第三十一章 真君
    分享到:

    第三十一章 真君

   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(回车) 下一页
   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.ymtx668.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.ymtx668.com

        大雨磅礴,阴云笼罩的越来越浓。

        小青支支吾吾,生怕许仙戳穿他。

        只见许仙却是兀自又恼一声,“难道真是我记错了?”

        小青道:“肯定是你记错了。”

        白素贞不可置否,她瞧了一眼小青,又看了一眼许仙,眼帘微微低下,眼中露出微微神光。

        她想着,许仙既然未成家,她那先前所计划的事情便有了眉目。

        救命之恩,以清白之身报之,虽然是千年前的救命之恩,但也足以了断这段因果。

        青儿口中所说虽然有理,但因果之怨又岂能如此简单。

        救命之恩,岂能以寻常钱财报之。

        许几年的的姻缘,了断一段千年因果,与她而言其实再为合算不过。

        到了今时今日她方才明了,她此番这一劫,要历经的是情劫。

        本就是蛇类出身,一千七百年的苦修,从未经历过情之一字,到了今日,她才知道,证道天仙的三步劫难,此一劫最为难熬。

        她修行千载的决心,未必能抵得过情爱之间。

        她不经想到,情之一字,又该如何?

        她的那颗沉寂了千年的理智之心,早已在短短半日就有了一丝躁动之意。

        真正的劫,便是他啊。

        救命之人,亦是劫起之人。

        白素贞从未想到过是这样一个结局。

        她从来不是一个断情绝性之辈。

        只因为从未拥有,便不懂得如何舍弃,只有得到拥有过后,才谈得上舍弃。

        想要渡过此劫,便只有应劫。

        白素贞轻轻呼出一口气。

        既如此,那就来吧。

        看我白素贞千年修行的决心是否能抵得过情爱二字,是否能抵得过众仙舍弃之念。

        许仙笑语吟吟,看着那朵阴云,心中想着,这一日,终究是来了。

        船爷儿摇着船,口中唱道:“十年修得同船渡,百年修得共枕眠。”

        白素贞笑着,心中想道:“可不是吗,我从千年前来到今日,才求得今日之同船。”

        白素贞敛眉素面,朝着许仙吟吟一笑。

        “恩必报,怨必了。”

        小青从旁道:“姐姐,你嘀咕什么呢?”

        白素贞笑而不语。

        小青摇着白素贞的胳膊道:“姐姐,既然许仙是你的救命恩人,你打算怎样报答他的救命之恩呢?”

        小青心中还怀着一丝念想,兴许姐姐已经想通了,放下些金银便了结这一段旧事呢。

        谁料,白素贞却道:“了却因果,才能修成正果,小青,你在人间道厮混多年,若真沾惹了因果,可一定要了却,不然心中必有挂碍,心中必有牵扯,即便再修千年,也难以修成正果,求得仙道。”

        小青心中一凛,想着,这许仙算不算与她有些因果呢?

        县衙库房一战,她仔细想来,若不是许仙最后放了水,她还未必能挣脱牢笼,可是许仙又为何要对她手下留情?

        这让她百思不得其解。

        难道许仙是故意要放了她?

        可是为何他又要与那库神一同埋伏?

        这让小青又着实费解。

        小青见许仙一脸淡笑的看着姐姐,不禁有些气不打一处来。

        甭管你是什么心思,反正不能对我姐姐动什么歪心思。

        朝着许仙努嘴道:“喂,你这许呆子,还是读书人呢,不知道非礼勿视?”

        小青在人间厮混多年,到也会拽两句文。

        许仙却是面色不变,朝着小青道:“我心坦荡,又有何不可呢?”

        小青被许仙噎的说不出话来,若真论咬文嚼字,她又岂能比得上许仙呢?

        小青缠绕着她的衣角,不知道如何说话,只能自己和自己生着闷气。

        白素贞的目光落在许仙的身上,心思越来越凝重。

        许仙看着天外的黑云,眉宇间神色渐渐凝重。

        白素贞莞尔一笑,以她的心智又岂能不知许仙在担心什么,她笑着问道:“许公子可是担忧那小童子呢?”

        许仙有些意外的看了看了白素贞,白素贞的灵性,让他再一次见识到白素贞的善解人意,他油然而道:“白姑娘真是我之知己。”

        白素贞听了,脸上露出一丝红晕,她悠悠道:“许公子知道那小童的身份?”

        许仙看了一眼船外的船爷儿,“当然知道了,小山可是这西湖里少有的精怪呢。”

        他自然不怕和白素贞小青泄露小山的事。

        他正是为了铺垫,为了让白素贞表露身份,没有那么重的心理负担。

        依他看来,白素贞之所以和许仙有了种种挫折,无非是因为最开始没有坦诚布公。

        当然站在白素贞的立场,许仙也可以理解她的顾虑。

        人妖之恋,不为世人天条所容,面对一个历经了千年轮回的凡人,又如何让她敞开心扉,尽数托盘而出呢?

        只怕一说出口,就让他吓的逃离呢。

        可是既然决定结为夫妇,信任便是最为基础的。

        有信任,才能决定二者是否同甘共苦,共同面对一切艰险。

        倘若白素贞最开始便开诚布公,即便许仙再胆小怯弱,也不可能之后被法海乘虚而入,导致之后的一切悲惨。

        白素贞又道:“许公子可知道那小童为何能引动天象?”

        许仙说道:“那是因为小山有着真龙血脉啊。”

        白素贞压下了她的惊讶,虽然她早已看出了那小童的根脚,但没想到许仙也是如此清楚那小童的底细。

        那么,西湖龙君在何处呢?

        虽然南瞻部洲,四海龙王受天庭桎梏,但长江,黄河水君之位,却不是天庭敕封,而是历代真龙承受天道,方可得以认可,秉承天道意志受封。

        据她所知,真龙血脉在四大部洲早已濒临灭绝。

        所谓真龙,即为祖龙。

        方今这天地间,有祖龙血脉的,无疑便是一千年前的那位黄河水君。

        虽然是一河水君,却能号令天下水系,即便是四海龙王在这位黄河水君面前也是小辈。

        只是自从千年前那桩旧事之后,黄河水君敖乾便隐退,在西湖落脚。

        想不到,今日便看到了那位的后辈。

        以真龙血脉引动天象,其实不过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。

        只是真龙血脉却能和许仙有着这般亲近的关系,却让她有些诧异呢。

        她不禁脱口而出道:“许公子可认识敖乾真君?”

        许仙一脸疑惑道:“敖乾真君?”

        白素贞反而不解,道:“许公子没有听过敖乾真君的名头吗?”

        许仙一头雾水,他还真没有听说过敖乾真君的名头,不过以他的聪明才智,稍稍一想,不禁把目光落在船头摆渡的船爷儿身上。

        心道:“难道是船爷儿?”

        他从未问过船爷儿的名号,只是这“敖乾真君”之名真是船爷儿吗?

        若真是,船爷儿却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,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他们的谈话一般。

        可是许仙知道,船爷儿神通广大,根本不是他所能揣测的,倒是有些像白娘子口中所说的那位天下水系的执掌者,敖乾真君呢。

        想到此处,许仙真想去和船头上的船爷儿问一句,大佬,真的是你吗?

        若船爷儿真是敖乾真君,那他也算是有背景的了,不是一般人能随意欺侮。

        只是想着船爷儿既然没和他说,便有他的道理,于是按捺下来。

        白素贞却是留意到许仙的神色,她顺着许仙的目光看到那摇船的老丈。

        运起神光,想要看个究竟,却根本看不清那老丈的底细。

        在她的眼中,老丈还是那个老丈,身子伛偻,好似一个普通的摇船者。

        正是这样,倒是让她有些疑惑。

        她的测算之术已经到了大成境界,若那老丈真是个普通人,岂能在她眼中毫无变化。

        不变,即为万变。

        不禁又想到,那老丈先前喊的那一句“十年修得同船渡,百年修得共枕眠。”

        她细细想着,难道是这位是在有意提点着她什么?

        越是到了她这个境界,对于天地变化,更有深切的感悟。

        周遭的一切,即便是一草一木的异动,都不能逃脱她的眼睛。

        先前没有留意也就罢了,这会儿心头所想,便愈发的感觉到那位老丈的深不可测。

        她也就愈发的肯定,这位老丈便是那位隐居西湖的龙神敖乾。

        想着这位和许仙有着不一般的渊源,她心中又有几分猜测。

        想不到当年的小牧童也有了如此际遇。

        心里又想着,自己所隐瞒的事,到底该不该告诉他呢?

        他既然能与龙为友,想必对妖也没什么偏见吧。

        可是龙与妖又有本质的不同,龙是天地之精华所诞,即便数万载过去,龙的传说亦然在人间道流传。

        人皇自称天子,身着龙袍,又号真龙天子。

        可是妖呢?

        妖族自从诞生那日起,便不为世间所容。

        万物虽有灵,但以人族为长。

        四大部洲中以南瞻部洲人道最为鼎盛,对于妖族最是深恶痛绝。

        无论是佛门亦或是道门,见妖则擒。

        她又怎么敢轻易表露自己的身份呢?

        就这样杂乱的想着,听到船外的老丈呼喝一声,“永定门快到了。”

        许仙呵呵一笑,朝着船爷儿呼喝一声,“知道了,船爷儿。”

        他与白素贞和小青拱手道:“白姑娘,小青姑娘,我要到岸了,我家就住在永定门东交巷子左拐第二家,二位姑娘若是有空,可到我家小坐。”

        白素贞听得,心中微微一惊,想不到这么快就到了啊。

        小青却是暗暗舒了一口气,这许呆子总算要走了,提心吊胆了一路,可算是要到地方了。

        听得许仙还让她和姐姐去做客,不禁想着,傻子才要去你家做客呢。

        白素贞却是朝着许仙温婉的说道:“多谢许公子美意,能与许公子结识,实在是我们姐妹的福气,我与小青暂住在清波门双茶巷,许公子往后若得空,可到府上一叙。”

        许仙微微一笑,心道,总算是说出来了啊。

    一分彩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一分彩(www.ymtx668.comm)

    《我和白娘子有个约会》章节( 第三十一章 真君)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,转载至一分彩只是为了宣传我和白娘子有个约会让更多书迷知道。